2015/11/15

境界觸發者|複製品(限)

CP: 諏訪→艾涅德拉

note: PWP。私設有。微獵奇向。慎入。


  諏訪洸太郎嘴裡咬著菸,腳步重而急促,無論是臉上表情還是肢體語言,都顯示出他很不爽。而且基地裡不能抽菸,他只能叼著菸支而不能點燃,又讓他更加煩躁。
  排位戰輸給玉狛支部新進的後輩,他的心情差到了極點。他所帶領的隊伍好歹是實戰經驗豐富的B級戰隊,自己卻在這次的排位戰裡一分未得,隊伍排名下掉,所有不甘、自責和落敗的鬱悶,全都轉化成陣陣焦躁的情緒。
  不過,諏訪想起一件事,他最近找到一個新玩意,剛好可以拿來發洩滿腔負面情緒。
他快步走向位於基地內部的實驗室,那本來是機密的所在,但當他發現實驗室裡放了什麼,便想辦法偷偷潛入一探究竟。奇怪的是,基地的高層們不可能沒有察覺他的侵入,卻像是默許一般沒有阻止。
  於是,這一次諏訪也從暗處順利地進入機密的實驗室,實驗室裡分成兩半,一邊是擺滿電腦和監控儀器的房間,無人在此所以室內陰暗;而另一邊則是隔以巨幅的強化玻璃,玻璃的對面光線明亮,從這裡可以觀察被隔開的空間裡有著什麼。

  諏訪只往透明玻璃望了一眼,便愣在原地。
  除了太過意外而反應不及,還因為彼此實力太過懸殊,在侵略戰被擊殺數次而埋下的恐懼。兩者讓他傻住,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──

  原本放著trion兵『拉德』的的實驗台,現在卻改成一張大型的實驗床,艾涅德拉平躺在上方,頸部以下蓋著深色的防水帆布,雙眼緊閉呈現沉睡狀態。有一根管線從他腦後延伸出來,糾纏在黑色的髮絲之間。

  背後傳來有人走進來的動靜,諏訪回過神,下一秒周遭的燈源大開。轉身發現是看管此處的首席工程師寺蔵。
  被當場抓包潛入機密實驗室,諏訪臉上出現難以開脫的尷尬,但寺蔵卻像是一點也不意外的樣子,還跟他打了招呼。
  「唷,諏訪。」
  兩人的交情還沒有熟悉到稱呼名字的程度,諏訪也規矩地回應。
  「寺、寺蔵前輩……那個,我……」
  寺蔵坐到主控的位置,敲擊鍵盤,螢幕便亮了。
  「我知道你之前都有來看這傢伙,」寺蔵語氣平常,面對著螢幕甚至沒有看他。「捉弄這傢伙很有趣吧。」
  果然自己偷偷潛入實驗室的事情,基地早就知道了。但是比起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解釋或道歉,眼下諏訪更在乎玻璃屏幕對面的所見。
  「寺蔵前輩,為什麼那隻笨蛋螃蟹……復活了啊?」
  「『復活』什麼的,你在說什麼傻話啊。」寺蔵調轉辦公椅,終於正面面對諏訪。他比了比玻璃的後方,說:「你來得正好,我需要一個即戰力進去把trion輸出端拔掉。看到了吧,就在他頭部後方。」
  「我、我進去?!」諏訪震驚地回指自己。
  「不用擔心安全問題,我已經設定好最低trion量,維持他人形的模樣。就算真的動手,即使是C級隊員也能輕易戰勝喔。」寺蔵一面說道,一面往主控台按下其中一個紐,通往玻璃屏幕後方的門「刷」地滑開。「麻煩你了,諏訪。」

  諏訪嚥了口口水,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進到門後的實驗床前。同時聽見入口在他身後關上的聲響。
  他停在離實驗床兩步遠的位置,低頭望著床上仰面平躺的艾涅德拉,喃喃道:「這到底……」
  『一邊做我一邊解釋吧。』寺蔵的聲音透過廣播在諏訪的頭頂響起。『你先把他翻到背面,在頸部跟頭部交界的位置,會看到trion的輸入端。』
  諏訪露出一瞬猶豫,而後遲疑地伸手,將艾涅德拉翻成背對自己的姿勢。黑色的中長髮披散在艾涅德拉的肩背部,諏訪必須伸手將那頭黑髮撥開,才露出管線的末端。深黑的髮絲觸感像小動物絨毛般柔軟細膩,手指梳過去便輕易地纏上了他的指間。諏訪連忙抽回了手。
  『沒錯沒錯,就是那個,拔下來不用什麼技巧,垂直拔起來就可以了。』
  聽循寺蔵的指示,沒有花太多力氣便拔下了輸入trion的管線。管線的另一端連接著牆後的儀器,斷開與艾涅德拉的連結後,便自動收捲回去。
  「寺蔵前輩,這是怎麼回事啊?」
  『關於這個嘛,因為艾涅德拉頭上的角同化了他一部分的大腦,不僅保存了他的人格和記憶,也殘留了一些trion。』
  雖然之前就隱約猜到『拉德』上裝著艾涅德拉的角,可能就是『拉德』具有艾涅德拉人格的原因,但寺蔵的解說才真正證實他的猜測。
  『總之,本來以為殘存的trion量少,不會有什麼問題。但沒想到這兩天艾涅德拉的伴隨效應竟然發動了,說是發動也不太正確,應該說,是伴隨效應的「副作用」發作了才對。』
  「伴隨效應的『副作用』?」諏訪忍不住重複寺蔵的話,一時之間搞不太懂這個概念。「那麼,這個副作用是什……」

  話還沒問完,原本背對諏訪側躺的艾涅德拉突然直挺挺地坐起,諏訪嚇了一跳,在他反射性跳開之前,艾涅德拉竟閃電般地轉身出手,拉住諏訪的手臂。
  「喂……!」
  一連串動作讓原本覆蓋艾涅德拉的深色帆布落至腰間,露出赤裸的上半身。
  諏訪第一時間沒有掙脫開來,他看見艾涅德拉斜剪的前髮下緣,有一只眼睛是黑的,凝視著他的異色雙眼裡,目光失焦渙散,有著難以言喻的迷亂情緒;艾涅德拉臉上偏白的皮膚泛著明顯的紅,一路延伸到脖頸和胸前,而他的胸口快速而淺地起伏,正微微地喘著氣。完全沒有平時狂妄暴躁的樣子,顯得安靜得很。
  這時,寺蔵的嗓音悠悠地傳來:『嘛、他的副作用實在不好說出口,其實就是類似想要交配的發情期呢。』
  「開什麼玩笑啊!」諏訪忍不住開口咒罵。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副作用,但是眼前的艾涅德拉確實一副想要跟誰親近接觸、等著被疼愛滋潤的模樣。而寺蔵的說明還在繼續。
  『由於忍田本部長表示要慎重對待俘虜,這傢伙又是我們重要的情報來源,當他的副作用發作的時候,trion兵「拉德」的狀態並不能幫他解決……不用我說,你也知道的。所以我們給他極少量的trion,讓他恢復人形的姿態,方便解除他的副作用……嗯咳。」
  寺蔵咳了兩聲,從玻璃的另一側可以看見艾涅德拉捉著諏訪的手,將臉頰貼上他的手掌,輕輕蹭動。
  『本來部長和室長們還在煩惱該由誰來負責執行,後來發現諏訪你找到這裡,對這傢伙很有興趣的樣子……』
  不知為何,蹭在掌心的觸感溫熱細膩,諏訪竟無法甩開、抽回自己的手。隨著艾涅德拉蹭動的動作,薄薄的雙唇偶爾會擦過諏訪的手指,他便輕輕抿唇,或是張口露出一顆尖尖的虎牙輕咬著,調情意味十足。
  搭在艾涅德拉腰間的帆布已明顯撐起,諏訪知道那是什麼,而自己身上同樣的部位也正蠢蠢欲動。他是年輕而正常的男人,沒有一個像他一樣的男人可以抗拒眼前的魅惑。
諏訪無助地轉向玻璃帷幕,寺蔵不知道啟動了什麼,從這頭已經看過去全是一片黑暗,看不見另一側的監控室。
  『……於是本部長有令,如果諏訪願意的話,這傢伙的副作用就交給你解除吧。』
  艾涅德拉拿著他的手貼在胸口,臉上的表情迷濛而情色,彷彿只是愛撫程度的接觸便已帶給他極大的滿足。
  「可惡……!」諏訪罵了一聲,拉開艾涅德拉的手,將他整個人粗魯地推倒在實驗床上。
  覆蓋的帆布從艾涅德拉身上滑落,他全身赤裸,修長的腿間性器直直勃起,前端滲出晶瑩而黏稠的液體。近界民的那東西看起來跟人類沒什麼兩樣。諏訪空出一手解著自己的褲頭,同時分心想著。
  艾涅德拉的黑髮散成半圓弧狀,他沒有完全躺下,而是用手臂將上身稍稍撐起,面對諏訪主動打開雙腿,修長的腿主動勾上諏訪的腰,將諏訪往自己的方向勾來。
  阿夫特克拉托爾的人種身材比例頎長,膚色白皙,諏訪只是捏握艾涅德拉的大腿內側,馬上就留下紅印。作為遠征部隊的一員,艾涅德拉的身形健康而姣好,肌肉的線條有致地起伏,他就像一頭美麗的野獸,對著諏訪伸展四肢,展示著自己的身體各個部分,呈現給獻身的對象。
  艾涅德拉突然伸手拿掉諏訪嘴裡的菸,湊到鼻前嗅了嗅,然後伸出舌尖去舔他咬過的濾嘴。
  這些動作諏訪看在眼裡,他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下半身,充血的陰莖瘋狂叫囂著想要幹進眼前的這具肉體。特別是那張伸舌舔吮的嘴。

  「寺蔵前輩……」
  『是?』
  諏訪脫下身上的外套,扔到艾涅德拉下腹,遮住他的腿間。
  「麻煩前輩好歹給一點隱私吧。」
  『好好好。』
  外頭控制室究竟有沒有關掉實驗室內的攝影機,或者寺蔵究竟有沒有看著他們,諏訪都無從得知。不過寺蔵的聲音再也沒有響起,而艾涅德拉的屁股在他的外套覆蓋之下,抬著臀主動送到他的胯間,抵著他的肉棒。
  諏訪深吸一口氣,小聲地道:「Trigger on。」

  將一隻手探入被外套遮掩而不可見的部位,諏訪輕易地找到正興奮收縮的入口,那裡光是手指的觸碰便激動得迎了過去。拜trion體所賜──幾乎所有有過大人的經驗的隊員,都知道這件事──他不用花什麼時間做前戲,藉由手的輔助就可以直接插入。
  當他擠進那狹窄的肉穴,艾涅德拉那張總是嘲諷和訕罵居多的嘴,此時卻發出帶著鼻音的喘息;臉上泛紅的顏色迅速往上爬至眼角,一黑一白的雙眼眼尾含著些許濕氣,與微紅襯在一塊顯得格外惑人心智。
  「喂喂,不要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啊……」
諏訪一面擺動腰部,從性器可以感受到自己正在一處熱燙而且不斷向內擠壓的地方,來回抽插,每一次拔出都受到裡頭的挽留,再插入時還能感受到有什麼濕熱的流體被他擠出,沾附在他的胯下和艾涅德拉的臀間。如果他用力操到整根沒入艾涅德拉體內,肉體的撞擊甚至會發出濕答答的聲響。
  艾涅德拉承受著一下下的推進,身上每一處肌肉都繃出分明的線條,四散的黑髮隨著身體的晃動,就像一波波黑色的浪潮,在諏訪眼前不住地搖曳。艾涅德拉仰著頭,露出白皙的頸項,連接著形狀姣好的鎖骨與飽滿的胸膛,本來氣聲較多的喘息,漸漸變成難以壓抑的呻吟聲。一向狂妄暴躁的近界民,現在卻被自己操得發出討饒般的哭聲,諏訪簡直無法控制自己更用力地幹進那具身體。
  原本搭在兩人交合處的外套被前後搖晃的動作給甩下床,給艾涅德拉拿走的菸也滾到實驗床邊,床板一震一震,將菸支抖落到地上。

  「嗚、」
  長長的呻吟忽然像是被掐住似的,艾涅德拉沒了聲音,抬起後仰的臉,異色的雙眼泛著一層水光,直直盯著諏訪的眼神卻渙散而找不到焦距。
  下身被進入的體內緊緊咬著不放,諏訪哼了一聲,強硬地往更深處插去,艾涅德拉突然撐起身子,蹬著腿從實驗床上掙扎起身,他從床上往諏訪撲身過去,動作快得讓諏訪反應不及,往後摔躺在地上。
  「你這個……該死的……!」
  艾涅德拉整個人跨壓在諏訪身上,低頭瞪著諏訪,兩人的臉近得鼻尖幾乎相碰。諏訪看見那雙異色的眼裡,混亂的意識有偶閃而過的清醒,同時也聽見艾涅德拉咬著牙、口齒不清地罵了一句。
  黑色的髮垂在艾涅德拉臉側,有幾綹落在諏訪臉上,微癢的感覺讓他不得不伸手撥開那些髮絲,艾涅德拉趁機咬上他的手掌。
  「痛……!」
  諏訪忙甩開手,艾涅德拉鬆口後,雙手撐著諏訪的肩頭,低頭咬上他的頸窩。
  本以為脖子上會出現撕咬的劇痛,諏訪差點就要把艾涅德拉踢開。然而預期中的疼痛並沒有出現,他的脖子被銜著,尖尖的虎牙蹭著他的頸側,濕熱的氣息與舌尖同時掃過,囓咬的力量有時加重,他能感覺到舌面貼在皮膚上做出啜吮的顫動,但沒有更重以致讓他感到威脅的攻擊。
  「你這個……」猜到大概是「副作用」又發作了,諏訪推開埋在自己頸側的那顆頭,艾涅德拉被迫放開前還不甘願地多咬了一下,那一下是來真的,諏訪痛得倒抽一口氣。「給我聽話一點,你這個亂發情的瘋狗!」
  他將雙手伸到艾涅德拉背後,往兩旁拉開臀肉,憑著直覺將胯下的肉棒再次送到臀間的穴裡,將艾涅德拉整個人往上高高頂起,坐直後仰的上半身繃成弓一般的弧度,長長的黑髮往後甩動。
  艾涅德拉面對諏訪敞開雙腿,屈膝踮著腳蹲在諏訪不斷往上挺入的跨部。一開始是被動地讓諏訪插得一跳一跳的,而後漸漸主動扭起腰,改為主導的位置,用會讓自己愉悅的方式擺動臀部,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到底是誰在操誰。
  不妙。諏訪恍然心想,臀間那處穴徑咬得他生出一股想射精的衝動。怎麼可以被發情的瘋狗牽著鼻子走?!一種不服輸的心情油然升起,諏訪咬牙回神,伸手緊緊掐住艾涅德拉擺動的腰,用力向上頂入的同時,帶著對方的腰臀狠狠往下坐。
  艾涅德拉發出一聲破碎的嗚咽,渾身繃得死緊,從諏訪的角度可以看見大腿內側的肌理止不住地發抖。諏訪知道那是什麼。他又重複往上深插數次,像是把所有空氣都擠出艾涅德拉的肺部一樣,那副身體窒息般痙攣,最後從腿間始終硬挺的性器噴發出一汩汩精液。

  白色的精液全落在諏訪的胸腹,接觸到空氣後,緩緩解離成亮晶晶的trion,飄散在半空中。

  艾涅德拉一找回呼吸,就像劫後餘生般喘著大氣。他的身體還沒放鬆,後頭仍緊緊咬著諏訪,諏訪又進出數次,跟著也射在艾涅德拉體內。
  然後,他發現艾涅德拉整個人好像刷淡似的,原本偏白的膚色看上去竟然像是透明的,彷彿要消失不見。這副模樣反而襯得那頭黑髮跟黑色的單邊眼球更加深邃,如深墨般化不開的濃黑。
  那雙異色的眼裡,狂亂已然褪去,清醒的神色慢慢回到目光之中,形成焦距對準諏訪。
艾涅德拉發出一聲輕嗤,嗓音裡的不屑聽起來那麼熟悉。「……結果是你啊,臭猴子。」
  他們還維持下身貼合的姿勢,然而艾涅德拉已經恢復神智,諏訪一時轉換不過來,想要說些「笨蛋螃蟹」之類的話反擊,卻只是張了張口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  在他出聲之前,寺蔵的聲音早一步響起。
  『還能再做嗎?諏訪。』
  「怎麼可能啊前輩……」
  『既然這樣的話,那就麻煩你幫忙「報廢」他了。』
  本來氣力耗盡攤躺在地上的諏訪倏地撐起身體,扭頭看向一片黑漆漆的玻璃帷幕,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。
  「前輩你、你說什麼?」
  『本來就是為了解除副作用才給他trion體,既然副作用已經解除了,繼續耗費trion讓他維持人形毫無意義,自然要「報廢」這個trion體。』怕是諏訪不懂怎麼做,寺蔵又補上一句:『用「小行星」就可以了。』
  廣播將寺蔵的聲音平板地傳入這個空間,艾涅德拉一定也能聽見寺蔵所說的話,然而他只是微微喘息,前髮的陰影掩去他的臉,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。
對於寺蔵所說的話毫無可反駁之處,諏訪只能照著寺蔵的指示,具現出慣用的短程槍,抬起槍口對準艾涅德拉。

  扣下扳機,眼前的人就真的會化為無數飛散的明亮光點,消失不見。

  侵略戰的最後,在基地裡艾涅德拉被同伴毫無憐憫地擊殺那一幕,忽然跳到諏訪的眼前。

  艾涅德拉抬起眼,一黑一白的眸裡讀不出情緒,他微微往前低頭,將額頭靠上了諏訪的槍口。
  諏訪聽見他說:「玄界的猴子都這麼膽小嗎,連開一槍都不敢。」
  然後,諏訪聽見了「小行星」擊發的爆音。

  閃爍的trion懸浮在半空中,諏訪彷彿置身一團最明亮的星系之中。

  他手邊觸到了滾落一旁的菸,原來沒有掉到很遠的地方。他也不管基地禁菸的規則,從口袋摸出打火機點著菸支,湊到嘴邊狠狠吸了一口。




(完)

後記:
本文的梗是友人一句「感覺艾涅德拉瘋狂的時候會發情到處找人上床」,我覺得好棒啊然後就寫了XD
艾涅德拉是我在侵略戰一看到他出場就立刻戀愛的角色。黑長直、妹妹頭、力量型、狂暴又粗魯的元素組合在一起,完全就是命中我死穴!!
非常喜歡他侵入基地之後,被諏訪牽制在練習室那一段劇情,練習模式有無限的trion可以用讓諏訪打都打不死,覺得諏訪隊長好帥啊~~排位戰的時候也非常喜歡諏訪^q^
覺得諏訪艾涅的組合就是不斷拌嘴惱羞成怒打架的循環重複,但我卻寫了這種劇情還真是……對不起他們orz

沒有留言

張貼留言

© Anthropocentric Mar _
Maira G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