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11/15

境界觸發者|五月蝿(限)

CP: 菊地原 中心

note: 限制級。PWP。有MOB設定。有私設。慎入。



  菊地原士郎並不熱衷於做愛。就像現在這樣。

  並不是說他不喜歡。這個年紀的男孩子,初次嚐到禁忌的果實,誰能抵擋那樣美好滋味的誘惑,而不繼續投入更深甜的誘惑之中呢?
  所以,菊地原並沒有拒絕跟誰滾在床上,用誰的唇舌觸碰他的肌膚,被誰溫柔地(偶爾,狠狠地)進入,直到射出,一次兩次,或者三次。
  嚴格來說,在性事途中,他確實滿享受的。只是,有時候會覺得那實在是有點煩人──

  這次這個傢伙是誰呢?菊地原只知道對方是個B級隊員,其餘的在他腦海裡一概模糊不清。明明已經固定找上這傢伙好一段時間了,對方的大小、徑圍、硬度都記得一清二楚,撫摸彼此的方式彷彿相當嫻熟於對方的身體,但是,菊地原的視線繞過垂落在臉前的前髮,扭頭望去,從背後摟著自己的那傢伙的臉在他看來簡直陌生到不行。
  「菊地原前輩,」察覺到菊地原的動作,那人從後方伸手,手指勾來些許淺褐色的髮絲,勾到菊地原的耳後。「前輩的眼神好冷淡哪,好像不認識似的。」
  粗糙的指尖不經意劃過耳殼,菊地原聽見火柴擦過盒邊的噪聲。不過是極細微的動作,卻彷彿擦燃一點星火,迅速燒紅了那只耳朵。好像那裡是他的敏感帶,輕輕一碰就有反應,但明明不是的。

  說到底,原因果然還是和他的伴隨效應有關。可以說是伴隨效應的副作用吧。真是有趣,「伴隨效應的副作用」什麼的。每每菊地原這麼想著,就覺得莫名好笑。
  擁有聽力強化的伴隨效應,不僅能聽見極為微弱的聲響,同時能對耳朵所接收到的聲音,做出精密的分析。也就是說,他不僅聽得極為清楚,也能清晰地辨識聲源。這個能力在戰鬥的時候非常好用;然而在日常生活中,卻是麻煩多於益處,菊地原更寧願什麼都聽不清楚還好一些。
  讓人困擾的是,平時還可以控制,可是在床上一旦興奮起來,他的伴隨效應隨之啟動,敏感得彷彿身處一場激烈的戰鬥中,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他什麼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上次在基地遇到前輩也是這樣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」
  這傢伙有著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,用那樣的聲線說著埋怨與撒嬌參半的話語,聽上去衝突而又莫名性感。
  「菊地原前……」
  「夠了,你好吵啊。」菊地原開口打斷他,嫌惡的語氣卻帶著軟綿綿的鼻音。這不能怪他不夠冷淡,誰叫背後那傢伙摸過他的頭髮之後,直接伸指插入他臀間的肉穴,強硬地一次兩根。
  這傢伙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喜好,什麼時候該放輕動作,什麼時候粗暴一點是可以允許的,甚至連他偏好的強迫力道也都拿捏得恰到好處。菊地原被弄得伏下身子,只有腰臀高高撅起,剛攏好的前髮又紛紛落回臉前。
  他能聽見手指在體內來回抽動的聲響,快速而且濕潤的水聲拍擊肉壁,他的身體裡彷彿掀起了大浪,所有的快感都具現成浪湧聲,聲音有多大,他就有多爽。

  菊地原並不想真正跟誰在一起,維繫一段感情太麻煩了,而且他也沒有對誰有過渴求般的熱情。即便跟這傢伙做上一陣子了,沒有換人也不過是因為床上合拍,做起來很盡興,加上這傢伙也能配合自己性需求頻率,不像之前幾個成天發情的公狗,給過一次機會就天天想要壓他上床。當然,糾纏不清的討厭鬼最後只落得被他這名A級隊員修理一頓的下場。
  所以,只是因為習慣了,要換個對象也實在麻煩,並不是抱持什麼戀愛情緒。
  真的要挑剔的話,菊地原倒是有一點很受不了,就是這個傢伙實在太吵了。

  攪動後穴的手指忽然抽出,菊地原聽見像是瓶塞拔起瞬間的噴氣聲,夾帶一點濕潤的水聲,自己的身體發出這樣的聲音,好像多麼不願意對方的手指離開似的。
  背後的那傢伙一手扶著他的腰,就著現在的姿勢,將勃起的肉棒塞入菊地原的後穴裡。
  「真緊……」那人發出舒暢的嘆息,不由分說地整根直插到底,侵犯的份量逼得菊地原將興奮而顫抖的雙腿分得更開。「前輩很少找我,難道也都沒有找別人嗎?」
  菊地原沒有搭話。太吵了。除了這傢伙做愛時喋喋不休,還有一堆紛擾的雜音,各種聲音爭先鑽入他的耳內,不分主次地撞擊他的耳膜。
  「第一次上你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,」與聊天般的語氣不符的是開始猛力抽送的胯下,胯間與性器連接的陰囊不留情地拍打著菊地原臀瓣。「前輩每一次都緊得跟處女一樣。」
  真的好吵。那些下流的話語一字字慢速播放,餘音轟然;他聽見屁股裡貪婪吸吮肉棒的咂嘖聲;心臟在胸膛裡急促地鼓動,血液如湍流般掠經血管的沖刷聲;背後的男子結實的胯間強力撞擊臀部,響亮的擊打聲幾乎蓋過其他聲音⋯⋯

  菊地原雙手掩住雙耳,仍沒能減去存在於自己身體內部的、因為強烈的情慾而大肆叫囂的噪音;他知道自己張口好像喊著什麼,但他卻完全聽不見自己的聲音。
  太過敏感的聽力承受著性愛的聲浪,菊地原渾身顫抖,所有的噪音全混雜成低沉的轟鳴,填塞他的耳道,一如後穴裡塞著巨大的肉棒,那樣的滿脹著。
  忽然一陣快感襲來,菊地原彷彿一腳踩空,伴隨而來的失重感使下腹升起痠軟麻癢。他繃著身體射精的瞬間,全身的血液像被往外抽空似的,真空感震得他開始耳鳴。

  耳鳴持續著,他終於沒再聽見那些吵得要死的噪音。

  「⋯⋯輩、前輩,」
  「菊地原前輩⋯⋯」
  一個嗓音喊著他的名字,聽力慢慢恢復,菊地原伏著上身,腿間滴著溼熱的體液,後頭還插著別人的肉棒,撐著他的腰懸著,抽插還在繼續。
  「前輩的伴隨效應發動了,對吧。」
  他感到頭髮給人往後攏成一束,並且拉開遮住耳朵的手。溫熱的氣息和濕潤的觸感貼到菊地原的耳畔,他忽然開始掙扎,想要逃開吹入耳裡的氣息。

  「那麼,就請前輩好好聽著,我射在前輩屁股裡的聲音。」

  ──夠了。太吵了。這個傢伙實在是煩死人了。


(完)

後記:看到侵略戰時,菊地原發動伴隨效應前把頭髮束起綁成小馬尾的那一幕,我就覺得他……好騷。ˊ艸ˋ雖然不是形象很鮮明的主要角色,但是他的伴隨效應實在是好色情喔,總覺得在H的時候可以聽見很多很多聲音。所以寫了這一篇,完全是滿足自己的幻想XD

沒有留言

張貼留言

© Anthropocentric Mar _
Maira Gall